首页 > 专题

玻利维亚总统流亡墨西哥 警队逼宫路线的扩散风
2019-11-14 01:40:03

到当地时间11月12日,以“左翼领袖”著称的玻利维亚总统莫莱拉斯(Evo Morales)终于在宣布辞职后宣布流亡墨西哥。该国从2019年10月下旬以来蔓延的示威也终于升级至政变级别。

目前,外界仍津津乐道于玻利维亚军方在这场政变中的角色。但导致莫莱拉斯局势崩盘的关键,还是11月11日前后全国警队加入抗议队伍、弃守总统府。加之军方也拒绝施以援手,这位总统才由此失势。

到11月11日晚些时候,甚至有传闻称警队已签发逮捕令,要逮捕莫莱拉斯及其侧近。不过,曾经忠诚于总统的警队指挥卡尔德隆(Vladimir Calderon)已出面澄清“暂无此事”,并最终任由他带着五名护卫流亡国外。

莫莱拉斯自以为有了农民和原住民的民意加持,大选高枕无忧,他终究没想到自己无可用之兵的现状带来了致命的结局。(视觉中国) 1/6 对莫莱拉斯来说,发生在2019年8月底的亚马逊大火已经成了天主教会与反对派人士一同攻讦他的有力武器:部分当地宗教人士批评他“不敬上帝,导致上帝降下天火”,这种荒谬的言论在该国农民中竟颇有市场。(视觉中国) 2/6 在智利,示威者采取了去中心化的机动策略,常以军警对阵并围剿的圣地亚哥当局一度极不习惯。但很快示威就销声匿迹了。(美联社) 3/6 在近几个月发生于香港的风波中,示威者“去中心化”的行动使当局难以把握全体,这一点经验在西班牙的骚乱者群体中就形成了较为突出的“战果”。但当局只要开始沉下心来采取措施,这种低烈度行为仍仅限于小打小闹。(视觉中国) 4/6 在尝试“独立”的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省,来自乌克兰、香港等地的示威经验虽然给了这些久经沙场的活动家以启发。但他们比起专业军警仍然战斗力不足,考虑到西班牙军警有与极端组织作战的经验,很快,这些街头活动家的新闻也变得价值有限。(美联社) 5/6 对很多黎巴嫩人来说,此次上街游行少了很多发泄怒气的成分,这种相对和平的示威是不多见的。(路透社) 6/6
上一张 下一张

的确,莫莱拉斯突然通电下野的结局是令外界惊诧的。它让拉美地区瞬间展开了一场站队喊口号的热潮。

在美国佛罗里达等地,大批古巴、委内瑞拉流亡人士纷纷欢庆胜利;古巴、委内瑞拉以及尼加拉瓜等“左翼”国家则大举谴责“政变”活动,墨西哥外长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更强调该国反对政变。在正反双方大喊口号之际,很少有人想到莫莱拉斯为何输得这样彻底。

对稍稍了解玻利维亚国情的人来说,莫莱拉斯的失败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位经济建设成果尚可的领导人手中并无兵权。这与玻利维亚的客观国情有关。莫莱拉斯虽然名义上是该国三军“总司令”,但他终究无法调动手下总兵力约在四万到五万之间的武装力量。

玻利维亚军队及其相关利益集团自1982年后一直处于“中立”状态,进而维持着和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等国外势力的传统往来。总统实际上可以调遣的只有总兵力三万至四万间的警队,这也是他唯一能依靠的力量。玻利维亚警队系统自1950年建立之后,也一直保持着对当局的相对忠诚。



Copyright (c)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依据国家《互联网管理规定》,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内容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